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兵观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兵观察网 首页 小兵财经 查看内容

硅谷的新颠覆对象:传统食物

2016-12-2 08: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9| 评论: 0

摘要:   一批创业企业正试图掀起食品行业革命,希望用各种“新式”食品来替代会造成环境影响的传统肉食及其他食物。   英国《金融时报》 蒂姆•布拉德肖   继手机、照相机和出租车之后,硅谷正着眼于颠覆一种美 ...

  一批创业企业正试图掀起食品行业革命,希望用各种“新式”食品来替代会造成环境影响的传统肉食及其他食物。

  英国《金融时报》 蒂姆•布拉德肖

  继手机、照相机和出租车之后,硅谷正着眼于颠覆一种美国人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东西:快餐。

  一批创业企业正试图掀起食品行业革命,并为此获得了风险资本家数亿美元的融资。

  其中许多公司是受到这样的愿望驱使:让人类不再依赖会对环境和社会造成巨大影响的肉类及其他食品,不管是甲烷排放和养牛占地方面还是一般加工食品中的添加剂。

  “传统食物体系正在被从各个方面击破,”投资了几家食品科技公司的旧金山初创阶段风险基金Fifty Years的创始合伙人赛斯•班农(Seth Bannon)表示,“它对环境有害,不具备经济效益,而且对人类健康不是很好。”

  这些“准颠覆者”中,最有名的一家也是创新手法最极端的。Soylent由一群硅谷工程师于2013年创立,这些工程师想减少他们花在购买和准备食物上的时间和金钱。Soylent最初生产一种需要跟水混合的粉末状食品,后来发展为生产成品饮料和有营养的“食物棒”。

  Soylent之名取自1966年哈里•哈里森(Harry Harrison)的科幻小说《Make Room! Make Room!》,小说探讨了人口剧增可能给全球资源带来的影响。在书中,由大豆和扁豆制成的“soylent”成为全球的食物。1973年,小说被改编成了电影《绿色食品》(Soylent Green),影片进一步挖掘了上述主题,讲述死人被作为全球主要食物原料,制成饼干销售。

  如今总部位于洛杉矶的Soylent公司表示,其“精巧设计”的食物能够提供“价格合适、全面的营养”。吃一顿该公司生产的故意做成没有味道的半流状食品最低只需花费2美元。

  “Soylent已成为硅谷和电脑程序员喜爱的食品,对此我一点也不奇怪,”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食品研究教授艾米•本特利(Amy Bentley)表示。她说,首先,它消除了进餐往往会牵涉到的社交,毕竟这些干技术的书呆子们并不以社交能力闻名。“你不必跟人说话,你只管补充能量。”

  然而,Soylent的经历也展示了在食品创新方面充当先驱可能面临的一些风险。该公司的“食品棒”首次上市销售才两个月,就因为有顾客抱怨食用后导致了强烈呕吐,不得不下架。今年10月,出于同样的原因,该公司撤下了其粉末饮品。

  Soylent表示,其检测显示在食品致病菌、毒素或外部污染物等方面结果为阴性,但一种取自海藻的成分可能引起人体不耐受。新配方将于明年发布,如果可能的话会更早。

  “我们只是刚开始了解我们的身体需要什么,”本特利表示,“当我们试图设计制造食物材料时,结果我们才发现自然从一开始就做的非常好。”她补充称:“人类需要多样性。”

  竞争对手也出现了,包括营养饮料Ambronite以及100%Food,后者的制造商Space Nutrients Station邀请消费者“不要做饭了——像宇航员一样吃!”

  “我们的想法是Ambronite可以代替任何一餐饭,但不是代替每一餐饭,”Ambronite创始人西莫•索海莫(Simo Suoheimo)表示。

  Ambronite已收到投资者60万美元资金,包括YouTube联合创始人贾韦德•卡里姆(Jawed Karim)和Lifeline Ventures,而Soylent已募集逾2000万美元。还有更加野心勃勃的食品科技公司。投资者已向Impossible Foods注资逾1.8亿美元,这家公司试图用味道和气味与肉类相似、但由植物制成的食品来替代肉食。

  土豆和椰子等原料被发酵,然后与血红素这种“神奇原料”混合,这是一种酵母提取物,具有与血类似的烹调特性。

  Impossible Foods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帕特•布朗(Pat Brown)表示:“你不能不让人们吃肉。”

  他表示:“我们以比动物更高效、更可持续的方式将植物转化为肉类。”

  然而,事实证明,复制“自然”要比布朗想象的还要难。Impossible的汉堡已研制了5年,现在才开始在精选的高档餐厅供应。

  具备商业化生产规模的制造工厂要等到明年才能投入运营。与此同时,一间实验工厂每周的产量为1200磅。过去两年中,Impossible修改了汉堡包的成分,降低了成本。

  布朗说道:“一头牛的技术成熟程度将永远像现在这样,相比牛,我们在制造肉食方面的巨大优势之一是我们有能力从每一个方面来改善产品。”

  另一家颠覆自然的初创企业是Memphis Meats。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湾区的公司正采用一种不同的方法:在实验室培育肉类,利用真正的动物细胞培养。

  “我们会找出那些有能力自我再生的细胞,”Memphi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乌玛•瓦列提(Uma Valeti)表示,“我们培育那些效率最高且在增长的细胞,就像农民饲养动物那样。”他希望最终从人们的食物来源中彻底剔除动物。

  以前用这种方式培育肉类的努力,制作出的汉堡成本高达几千美元。Memphis Meats希望到本10年末,将其肉丸价格从预期的实验室规模的每克40美元降至每克几美分。

  上文提到的风投基金Fifty Years就投资了Memphis Meats,其创始人班农把这种方法叫做“二度饲养”。“我们饲养了动物,把它们的细胞制成食物或饮料,”他表示,“如今,我们正开始饲养动物细胞本身。”

  译者/梁艳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小兵观察网 ( 冀ICP备14019323号

GMT+8, 2017-10-18 20:59 , Processed in 0.29028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