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兵观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03|回复: 6

[转载] 陳振鐸:法國治安為何差到華人上街游行?

[复制链接]

180

帖子

0

精华

764

银币

管理员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2524
发表于 2016-9-2 20: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陳振鐸:法國治安為何差到華人上街游行?
[color=rgb(51, 51, 51) !important]2016-9-2熊猫时报


摘要:   陳振鐸:8月9日法國華人張朝林遭遇暴力搶劫,不治身亡,最終引發8月21日近兩千華人舉行“反暴力、要安全”游行。  在仍舊處於全境戰時緊急狀態法國,8月9日,離總統府10公裡外的巴黎北郊市鎮奧拜赫維利耶(Aub ...






  陳振鐸:8月9日法國華人張朝林遭遇暴力搶劫,不治身亡,最終引發8月21日近兩千華人舉行“反暴力、要安全”游行。



  在仍舊處於全境戰時緊急狀態法國,8月9日,離總統府10公裡外的巴黎北郊市鎮奧拜赫維利耶(Aubervilliers)市中心,法國華人張朝林在回家的路上,被三名阿拉伯和北非裔小偷尾隨並暴力搶劫,三天後不治身亡。此事最終引發8月21日近兩千華人在巴黎街頭舉行的“反暴力、要安全”的游行,把積鬱多年、針對性較強、主要由穆斯林犯罪團夥導致的巴黎治安問題推到新高度。奧市市長公開承認,這起搶劫是具有種族色彩的暴力事件。


  歷史、現實與罪的想象


  奧拜赫維利耶地區的興衰史也是法國二戰後經濟發展和移民問題的縮影。作為法國19世紀末就開始作為工業地區開發的市鎮,奧市曾以工業明星市鎮享譽當時的歐洲。二戰後還經歷了黃金30年。作為法國共產黨治理的地方市鎮,奧市也一直實行具有人道精神的歡迎客工與移民的政策,1960-1970年代其住房政策也相當激進,導致目前整個市鎮42.2%的住宅屬於公租房。


  但該市鎮產業最終轉移到國外,原本從非洲法屬殖民地招來的客工,卻由於法國政府在1960年代實施的歡迎政策,最終在這塊土地生根發芽,留了下來,近年來又由於法國經濟衰落、福利與移民政策的失敗,演化為目前的法國郊區問題。小偷和搶劫犯導致治安問題只是該問題的一小環。


  西歐人對小偷的認識和中國人並不同。19世紀末法國在工業化後成為世界強國時,巴黎成為世界移民、富人的天堂,當時小偷就已經和巴黎香水一樣盛名遠揚。若對比西方人對“小偷”的寬容,文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比如歐洲作家們把吉普賽小偷視為一種文學的“集體想象物”。這種文學想象使得歐洲對小偷的容忍度相對較高,中國文化里對小偷“罪”的拷問,在他們的社會中會輕很多。


  從很多遭遇小偷的故事來看,巴黎小偷一直以來並不是以偷的技術高而是以“凶”聞名,偷得理直氣壯,被發現時反應也是理直氣壯。這與十年前我第一次在杭州遭遇中國小偷的情況截然相反。那個小偷技術很高,在人群中用顧客做掩護,用鑷子夾我袋子里的手機。可惜小偷沒眼光,夾起的是一個行價500元不到、黑莓最老款之一的RIM6710翻新機,笨重又圓滑的手機使他在使力時大感意外,被我發現了。在我瞪他時,他用一絲內疚的眼神亮出小刀,沒過幾秒,看我還是瞪著時,終於倉皇而逃。


  針對中國人的偷搶增多


  根據我近年的印象,巴黎小偷中偷游客的通常以吉普賽人為主,一般是婦女和兒童出手,男人在集中點等待接應。阿拉伯裔則是半偷半搶,以阿拉伯裔為首的小偷後面,一般會有幾個看去挺善良、無辜的非洲裔年輕人。


  巴黎小偷和中國人較上勁,還是近年的事情。如果說奧拜赫維利耶是一個點,那它像更像一個圓心,以它為焦點向四周輻射開的巴黎東部和北部地區,已經成為偷竊、搶劫、毒品、青少年犯罪的“天堂”。處於該圓圈內的機場高速、酒店、大巴和鐵路,都已成為犯罪分子的樂園和中國游客的夢魘。從2010年全國人大一高級官員在機場高速被搶,到日前幾乎每周都有社交媒體報道的華人被偷、搶的新聞,呂克貝松早年描述該區的電影《暴力13區》的想象鏡頭,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成為現實。


  根據《巴黎人報》的數據,僅僅在今年上半年,該市有據可查的遭受暴力搶劫的華人人數就從2015年的35次上升到105次。所有搶劫事件中,專門針對華人的比例從去年的7%上升到了16%。根據報道和社交媒體反映,在旅游高峰期,幾乎每天就有游客在申報。


  除了中國近年經濟發展迅速、出國游的百姓愛帶現金、自以為在發達國家防範意識不強、不愛報案等原因,當地華人反映的北非與南部非洲裔小偷、搶劫犯有目標性的搶劫,也是重要因素。以我自己剛剛在巴黎和阿拉伯裔小偷的第二次遭遇為例,可以對此窺視一番。


  親身“體驗”法國治安


  我一向自認為不太會遭小偷,因為一方面“屌絲級”的氣質和家當,自認為走在路上肯定是最後一個被小偷瞄上的人,另一方面平時社會新聞看多了形成經驗,比如大包里用各種小包分頭安置隨身物品。這讓我對不會遭遇小偷有相當的自信。


  不過事情總有例外。兩年前秋冬之交,在巴黎,一次狂歡節散去後的凌晨,回到四圈外的郊區,下地鐵站,第一次遭遇兩個不太像阿拉伯裔的小偷。兩人在下通勤火車後,帶著微醺,往我身上靠,要跟我玩游戲,我還以為是喝多玩開心的路人。這次對小偷的感受是:技術差,無聊,竟然用“中國功夫”這套耍我。


  第二次是剛過去的8月24日,晚上10點多鐘。我剛回巴黎,地面上是38攝氏度的熱天,地鐵里則“冰火兩重天”,這種溫差產生了一種奇妙的舒適感,讓人在地鐵放鬆警惕。尤其是當時看完《諜影重重5》,我一邊拿著手機記錄對電影的思考,一邊在巴黎最繁華最大的夏特雷地鐵站換乘。看到有人對著正在改造的牆面藝術創作拍照時,我也停了下來拍照,流連忘返。


  過了幾秒鐘,感到背後有人碰到我包,這時一個阿拉伯裔人從左手邊穿過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罵罵咧咧,我還以為我擋了他的道,還說了聲對不起。只是看到他和裝修工人打了個照面,這稍微讓我有點奇怪。我繼續往前走,又沉浸到碼字的樂趣中去了。一直到了站台邊時,我才感到背後有人在動手,這時才發現剛才那個人在我身後。看到自己包外層的兩個小包掉在地上了,我才自然警覺:是小偷!


  他跑到了地鐵上,我一邊檢查內層錢包是否被偷,一邊迅速跟了上去,跟他吵了起來。在車廂關門最後一刻時,他又溜了出去,邊上的乘客看著我,問我有沒事,我仔細檢查後,沒有意識到東西被偷,還說沒事。過了一站後,在想為何他逃出去後和剛下臺階的流浪漢輕松招呼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放在外層的護照被偷了。


  我又等了幾分鐘,一邊想怎麽應對,一邊回到地鐵站。首先要找警察,但地鐵沒什麽信號,手機也快沒電了。我費了一番周折,才在地面出口處找到了一個派出所,大門緊鎖,裡面一個年輕警察在發呆,按了幾次門鈴沒聽見,搖鐵門時才意識到我在門外,旁邊辦公室一個中年警察開了門。我簡單說了情況,他說:“這里下班了,沒法接案,現在報案的話,要去14號金字塔站。”我心裡想:“那很遠。”“那地鐵里怎麽沒有警察?”“可能有,只是你沒看見。”“那我護照怎麽辦?難道地鐵里沒有攝像頭嗎?我記得小偷的臉。”“兩個事,要麽你現在去我跟你說的地方報案,明天再來我們這看攝像識別,要麽明天再到我們這報案和識別。然後你再去你們中國大使館換護照,記住,9點以後才上班哦!”他一邊說,一邊寫了金字塔站附近派出所的地址和電話,程序熟練得很。


  我默默回到地鐵站,在地鐵里掃掃人群,看看會不會再出現小偷的身影,也在可能拍到小偷的地方,看攝像頭位置和編號。這時我才意識到一個問題,盲腸小道一樣的地鐵通道里,盲點也非常多,我記下了八個可能找到記錄的攝像頭。


  我還研究了小偷可能逃的路線和出口,並想象當他發現偷的是一個護照時,會不會扔在垃圾桶了,所以翻了各個垃圾桶。我也問了他遇到的流浪漢,也是阿拉伯裔面孔的流浪漢笑著說不認識,讓我去報案。裝修工人有兩撥人,對一撥人,我用法語說了簡單的情況,問他們認識小偷嗎?“Oui(是的)”,然後繼續乾活不理我,等了半分鐘後我問旁邊的人,才告訴我,他們不懂我說啥。我再問另外一撥和小偷直接遭遇的人:“你們說法語嗎?”“不會。”我用了英語,他們才說不認識。


  第二天我重新回到管轄夏特雷地鐵站區域的派出所,外面一名全副武裝的非洲裔警察在看門。經過並不嚴格的安檢後,我走進50平米的辦公間,和值班警察簡單陳述了情況後,另一名當班負責人模樣的警察讓我坐在旁邊等。這時我瞄了一眼辦公室,這不是一個全功能的警察局,一個公共等候室以及一個值班室,少量的櫃子,以西班牙、亞洲等分類,標識了存檔文件。兩間六平方左右的筆錄室,其中一個是空空的,另一間一名警察在做筆錄。在我前面的是一名來巴黎游玩的韓國年輕女生,在不斷小聲啜泣,原來剛在附近被搶包,等了一個小時了,還沒輪到做筆錄。


  等輪到我時,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這期間,兩撥巡邏警察和一撥便衣警察回辦公室休息。警察顯然已經熟悉了這種偷竊案的所有流程,做筆錄的速度非常快。當我提出要看監控攝像的請求時,他告訴我,他們會和地鐵公司聯系查的。我問:“作為巴黎最大、人流最密集的地鐵站,而且還是在緊急狀態下。為何沒有看到有多少警察呢?”“啊!我也不知道。”當班和做筆錄的警察客氣地輕描淡寫,也讓我放棄了繼續追問的念頭。


  “問題環”與官僚主義的角色


  考察法國社會的歷史、現狀,並從個人經驗角度的觀察來看,法國治安問題的惡化可以理解為在經濟危機背景下,世界範圍內穆斯林保守主義和極端主義引發的法國國內穆斯林移民族群和城市治理問題的一個“問題環”。中國經濟迅速發展溢出的華人族群問題,以及法國警察體制問題,成為這個問題環的變量因素。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丁學良在《為什麽華人社會少有恐怖襲擊?》一文中,把第一個原因歸結為中國官僚統治對社會方方面面的精細控制。對此我並不認同,法國作為官僚主義控制同樣非常嚴密的地方,恐怖主義,以及本文談到治安問題依然很嚴重。官僚主義只是充當了一個次要的變量因素,並且官僚主義導致的後果並不如丁學良所言是正面的。警察體制的官僚主義,導致了對暴力的控制缺乏,懲罰和矯正機制不夠,又導致了對正義彌補的不足。


  因為法律彌補機制的不足,小偷們的越軌和犯罪行為很難得到有效懲罰,而各種法律和公民團體還在不斷呼籲保護犯罪和越軌人員的人權,使得一些違法者更加有恃無恐。社會治安和族群問題,又與政治和國土安全問題合流。


  在華人於8月21日發動了第一次大游行後,之前各華人團體呼籲多年的在奧拜赫維利耶市增加警力、在街頭多安裝攝像頭的兩條建議,終於得到了迅速落實。法國主流媒體一直不願意關註的華人遭受穆斯林犯罪團體暴力的問題,也得到了呼應。這讓人不得不承認,靠人民運動和革命起家的共和國官僚體制,也只有在人民運動面前才能保持更高效的運轉。


  上面的這些問題,和法國整體失業率屢升不降的現實結合在一起,成為郊區很多二代移民游手好閑、滋生犯罪的主要原因。在這麽嚴峻的現實下,巴黎中心的地鐵站里,一點不懂法語的客工在安裝法國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品。兩幅圖景下的獨特社會邏輯,或許是理解法國治安不斷惡化、華人要上街的好入口。


  (註:陳振鐸,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社會學博士生,中歐城市學會(籌)召集人。中歐城市學會(籌)是總部設在巴黎的非營利性獨立研究機構。作者微信公號“邊城記”(Deaudo)。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44

帖子

0

精华

266

银币

中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114
QQ
发表于 2016-9-2 21: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3

帖子

0

精华

100

银币

少尉

Rank: 8Rank: 8

积分
2641
QQ
发表于 2016-9-2 22: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完毕,支持楼主的观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99

帖子

0

精华

925

银币

中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7660
发表于 2016-9-2 22: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81

帖子

0

精华

76

银币

中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157
发表于 2016-9-3 00:5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9

帖子

0

精华

220

银币

中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205
发表于 2016-9-3 03: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24

帖子

0

精华

657

银币

中尉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541

2015元旦勋章

发表于 2016-9-3 05: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认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小兵观察网 ( 冀ICP备14019323号

GMT+8, 2017-4-24 23:06 , Processed in 0.708491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